*咖啡上瘾*

【Jason亲情向】假如拉萨路泉水失效了......

*私设挺多,大家凑合着看吧......


杰森最近很烦躁。

杰森从小体能比同龄人要好,偷东西逃跑可是个体力活。而训练6个月就能作为罗宾打击犯罪即使在蝙蝠家族里也不多见,杰森一直对这一点引以为豪。

然而近一个月的活动中,杰森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显僵硬冰冷,反应迟钝,嗜睡,进食欲望减弱,神经衰弱甚至暴躁易怒。杰森刚开始以为自己中了毒/外星射线/中了魔法之类的,但是在对自己进行一系列详细的检查之后,除了自己身体有些欠佳外一切正常。妈蛋的,你才身体欠佳呢!杰森满脸深仇大恨地捏着报告单想道,老子从16岁起就以一个义警的强度天天训练,最近又没受什么严重的伤,怎么可能身体欠佳呢?

哼着歌儿正在搞着奇特设计的罗伊回头看了看黑发青年,顺嘴问道:“怎么样了,检查出来你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吗?”

“......我很好,什么事也没有。”

“噢别嘴硬了,小杰鸟,最近你天天犯困,身手也没以前灵活了,简直僵硬得像七八十岁老太太一样,怎么可能没什么事呢?”

杰森头上暴出一根青筋“那你就来尝尝八十岁老太太的拳头吧!”

“啊啊啊不要啊——小杰鸟我错了我错啦——哎哟!不要打脸!”

星火无奈地看着玩你追我赶的两人满屋乱跑,这个时候她总是想装作不认识这两个从幼儿园跑出来的。但是杰森最近确实状态不太好,也许应该给他放个假恢复一下,星火漫不经心地考虑道。

“哎呦小杰鸟你下手真狠......好了好了不闹了,我得赶紧把零件安上,要不然刚才粘的胶水就要失效了。”

“......失效?”

“是啊,这种特制的胶水如果不在30分钟内处理就会很快挥发的,我可不想再弄一次了很麻烦的............你在听我说话吗小杰鸟?杰森?杰宝宝?”

“......我没事。”

杰森晃了晃神儿,无视挤到自己身边一脸担忧的罗伊,大步推开阳台的门,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他知道刚才他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但是如果他的想法是正确的......

......那么他没有几天好活的了。

杰森知道人们通常把悲伤分为五个阶段:否认,愤怒,讨价还价,绝望和接受 ,而他则在短短一周内把五个阶段都经历了。不曾否认,他刚开始也接受不了,怒气和委屈冲晕了头脑,他曾疯狂地想找到一切懂魔法的人来改变这个结果,然而他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蝙蝠侠和大种姓的教育深入骨髓,即使再经历一次死亡(尤其是上一次不是那么美好),杰森也能迅速脱离歇斯底开始理智地思考后事。

当你知道你不久将死亡时,你会做什么?

杰森不是第一个思考的,但绝对是第一个有机会二次考虑这个问题的人。而不同于上次,这回一切都发生得很慢,很慢,慢得能把最冷静的人逼疯。杰森每晚入睡都能感觉自己在死去,第二天也苏醒得越来越晚,就像死神天天在睡梦中扯着他想把他拖入冥界一样。

时间不多了,而杰森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杰森花了三天和法外者一起度过,没有工作,没有罪犯,只有电视、比萨、啤酒、床、冰淇淋、电影、薯片、罗伊糟糕的发明和科莉吓人的厨艺。平淡得像普通人一样,却美好得想让杰森尖叫,哀嚎着乞求留下来永远不离开。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和人之间只要相遇就会相离,总有人会先一步离去,同生共死永远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随便寻个借口出了门,一手提着包的杰森站在街道的阴影之中,回望着窗户里科莉和罗伊的身影。他不知道他的眼神多么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望着橱窗里的蛋糕一样,那是满满的渴望。

再见,罗伊。再见,科莉。

杰森先后接受过蝙蝠侠和大种姓的训练,论身手比不上蝙蝠侠和夜翼,但如果杰森想不被别人发现,单论潜行连蝙蝠侠也不能轻易察觉到他。

杰森先去了布鲁海文,夜翼的行踪不难推断,很快在屋顶等候的他就看到一个矫健的蓝黑色身影在空中飞翔。杰森小心地把自己藏在阴影下,目光追随着曾经的“黄金男孩”、初代罗宾、他的大哥、夜翼迪克·格雷森。不得不说,迪克这个大哥当得还是挺称职的,没有哪个在韦恩家的人没遭受过他那热情洋溢的笑脸和那能勒死人的怀抱。虽然之间发生了很多事,但都不能改变迪克作为兄长的地位。呵,我也就这时候才能承认这点啊,杰森自我嘲笑着,但依然目不转睛地望着那道身影离去,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再见,迪克。

欸?夜翼一个翻身,轻巧地落在大厦楼顶,怀疑地向身后望去。刚才,好像有谁在盯着自己,夜翼心怀疑惑,但远处突突突的枪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夜翼跃下楼顶,继续着原先的工作。

第二站本要前往泰坦,但杰森很幸运的遇到了马路上正在和外星怪物进行战斗的少年义警们。他没有出手帮忙,仅仅坐在楼顶向下望着,眼睛紧锁在那个带有双翼的红色身影上。那是第三代罗宾,他死后的继任者,也是他的三弟,红罗宾提姆·德雷克。杰森每每看到他,内心总有一丝内疚。曾经被愤怒和仇恨吞噬的他差不点杀死了这个年轻的罗宾,而等那些糟心事过后,和提姆接触时杰森发现,自己真的挺喜欢这个冷静沉着又聪明伶俐的罗宾。如果不是在那种情况下相遇,他们应该会成为关系更好的兄弟吧,杰森情不自禁地想到。不过,这样也不坏就是了,细小的微笑在杰森嘴角绽放。

再见,提姆。

战斗结束,怪物倒地,康纳走过来拍了拍提姆的肩膀,问道:“你从刚才就一直看着那边,在找什么?”

“我也不知道。刚才,好像有人在那栋楼顶上。”

红罗宾略带疑惑地仰望着空无一人的楼顶。

杰森静静地穿过人群,不远处吉姆高登局长和他的女儿芭芭拉在台上做着公众演讲。他的目光凝聚在红发女人的轮椅上,曾经的蝙蝠女,现任神谕,与他一样被小丑摧毁了人生,但却仍然顽强地奋斗在义警之中保护着哥谭,杰森从心底里敬佩这位坚强的蝙蝠家族成员,和她的父亲,一位正直的哥谭守护者。

再见,芭芭拉。再见,高登局长。

坐在轮椅上的芭芭拉眯了眯眼睛,刚才好像有个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闪过。

杰森没有站在哥谭韦恩大厦的滴水兽上,因为他知道站在那上必然会被外出夜巡的蝙蝠侠逮到,那可是黑暗骑士最喜欢的位置,如果没什么大事,蝙蝠侠总爱在那上呆一会,像是国王坐在心爱的王座上巡视整个王国一样。

杰森蹲在一排老房顶上,举着望远镜观察着黑暗骑士和那只最小的罗宾。可不能靠得太近,老蝙蝠的眼神可尖了。杰森撇撇嘴,他望着那一大一小游刃有余地突击一家贩毒工厂,脑中控制不住回想着曾经那段日子。曾几何时,自己也像这样跟随着蝙蝠侠打击犯罪,一切都那么单纯快乐。他的导师,监护人,是哥谭的黑暗骑士,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伸张正义的超级英雄,同时也是......他的父亲,布鲁斯韦恩。杰森感到一阵轻松,承认这个事实其实没有那么难,自己很早以前就把他当做了父亲,爱戴和敬仰着,虽然失望过,憎恨过,但都不可否认自己一直爱着他,作为一个搭档,朋友和儿子。

杰森轻轻笑了,眼神划过那个最小的罗宾,蝙蝠侠的亲生儿子,刺客联盟出身的男孩,他的四弟达米安韦恩。脾气暴躁的性格从某种意义上和杰森很相像,但他们相处总是弥漫着硝烟和战火,大概是同类排斥在作祟。然而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蝙蝠家族的一员,不可否认他们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关心着对方。

再见,达米安。

再见,布鲁斯......抱歉,不会再有下次了。

穿梭在楼宇之间的蝙蝠侠突然感到一阵心悸,身子一歪差点摔下楼顶。

“父亲!”吃了一惊的罗宾下意识地打算伸手去扶。

“......我没事。”低沉的声音带有一丝担忧,黑暗骑士的眉头紧皱,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杰森轻车熟路地溜进韦恩庄园,来探望最后一位亲人,也是最可敬的长辈,韦恩家的管家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大概这个时候阿福正在准备小甜饼吧,杰森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地坐在一节楼梯上,从这个角度透过半掩的门可以清楚地看到厨房。以前也有一个贪嘴的罗宾在这里晃悠着双脚等待最新出炉的甜点,曾经家境清贫的男孩知道有这位老人在,自己就再也不会饿肚子了,甚至还第一次体验到了吃得撑破肚皮是什么感觉。杰森知道自己永远也感谢不够这位老人的付出。

再见,阿福。

隐约有一道红色的身影从眼角闪过,阿福略带惊讶和期待地转过头,看向那个小小的角落。

“......杰森少爷?”


冷冷清清的墓地空无一人,只有秋风卷着零星的落叶悠悠地飘过。杰森在其中一个墓碑前停下了脚步,坟前平整的土地一点也看不出已经被刨开了两次,一次是死而复生的男孩,一次是前来确认的父亲。

杰森背靠着自己的墓碑,点燃了一只香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仰头望着灰白的天空吐出烟圈。杰森从来没有深思过自己复活的原因。一开始是忙着报复蝙蝠侠顾不上思考,而后来也曾做过各式各样的检查,却一直也弄不明白就放弃了,更何况义警的生活能和好莱坞大片相媲美,没多少思考这种事的功夫。但是从现在这种情况看来,恐怕自己早已潜意识里的怀疑过了吧,杰森苦笑了一下,怀疑自己的复活只是一个时间有限的魔法,恐惧自己最终还得离开人世回到黑暗之中。无法解释的复生,宛若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挂在自己头顶,恐惧感藏于熊熊燃烧的怒火之下,连自己都不曾关注过。

随手把燃尽的烟头扔下,拿鞋碾了碾。可笑的是,当最坏的情况摆在眼前时,杰森却不再恐惧,不再逃避,只余下对人世的一缕留念。在死亡来临前,他才能坦诚地承认,他爱着他们,他一直都爱着他们。

——为什么不亲口告诉他们呢?

我不能......我不能这么对他们,特别是布鲁斯,他不应该再一次看着我死亡。

——你知道你这么做他们会恨你的吧?

无所谓啦,长痛不如短痛。他们一开始可能接受不了,但以后会接受的,就像我第一次死亡。至少这次不是因为什么疯子。

——你......真的舍得离开他们?

......怎么可能舍得呢……

可这也没办法啊,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规律。再说,我本应该死在那场爆炸中,现在能再见到布鲁斯他们简直是恩赐的时光一样......而且还有了两个可靠的伙伴。

我已经很知足了......

我相信他们,一切都会变好的。

明天会更好。






终于察觉不对劲的众人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墓园,却只看见让他们背脊发凉的一幕。

杰森静静的躺在精美的棺材之中,闭着眼双手交叉搭在胸口,表情安详得睡着的天使,仿佛正在做着永远也不会醒来的美梦。

——再见,杰森。

END?



 
   
评论(31)
热度(119)
桶中心,大爱Jason Todd,偏好Brujay
Tony中心,偏爱盾铁,接受盾铁互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