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上瘾*

【Jason中心隐brujay】被留下的(一发完)提前桶哥生贺 全灭梗慎入

本来想发在这里,可惜没有斜体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转战SY

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8402&page=1&extra=#pid4028436

有小伙伴上不了SY的,所以这里也发。但强烈建议上SY




 

 

明亮干净的庄园,餐桌上摆满热气腾腾的丰富菜肴,身穿家居服带有罕见微笑的Bruce,一脸灿烂笑容揽着身边人的Dick,嫌弃挣扎着想躲开兄长的不高兴Damien,安静品尝美食的Tim,一边嘲笑着别人一边往嘴里塞小甜饼的Jason,站在一边端着茶壶的Alfred。大宅一反往日阴沉哀伤,处处都有欢乐的笑声和打闹声传来。这难得一见的场景让人情不自禁怀疑自己是否身在梦境中…………

——!!!

Batman猛然清醒,大口喘着粗气,冷汗浸湿床褥。刚才梦中的美好景象仿佛还近在咫尺,伸出的手里却空无一物。

寂静空旷的大宅里,惊醒的男人把双手深深地插入黑发之中,佝偻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

 

一场突发的种族入侵,全球性的大灾难,数量巨大的死亡人数,超级英雄的纷纷陨落,惨胜的战争,留下的是废墟、混乱和绝望。

因为中毒而被送入治疗舱的义警在治愈后一直沉睡着,一直被他的家人保护着,代价却是他们的死亡。

醒来的义警崩溃着、哀嚎着、祈求着,却再也挽不回任何一条生命。

为什么?

 

~

 

破碎的城市中满是死去的灵魂,数不清的尸体里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孩子,有超级英雄也有普通市民。整个城市日日夜夜在哀悼,葬礼一场接一场,大地被鲜血浸透,红色是哥谭仅有的颜色。

仅剩的义警在城市里飞奔,颤抖的双手险些抓不住钩枪。

一个人收敛所有家人和朋友的尸首是什么感觉?

扑到伤痕累累的尸体上,一颗颗心脏早已不再跳动,愤怒绝望的嚎叫响彻哥谭上空。

亲自把外露的器官归回原处,把弯折的肢体摆正,修补破损的制服,放进洁白的棺材里,披上神父装站在一具具坟墓之中,盛大的葬礼,死人的宴会,只有一个活人驻足。

为什么?

 

~

 

泪水没有停止过,哀嚎没有停歇过,但生活还得继续。

受伤的灵魂,孕育着绝望的混乱。残缺的哥谭,痛苦的哥谭,更黑暗的哥谭。

被遗弃的灵魂穿上漆黑的披风,行尸走肉般游荡在城市上空,机械般地做着黑暗骑士每日的工作。不说话。不停留。日复一夜。

男人说不清为什么自己还没有杀死那些愚蠢的罪犯,杀死他们,就像他死去的家人一样,英雄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他们还活着呢?那些人才是真的该死。杀了他们吧,任恨意占据内心;杀了他们,要比英雄的死法还要惨,折断四肢,剥开胸膛,挖出心脏,敲破头颅,轻而易举就能办到………

——为什么你们还活着?

男人说不清有多少次把罪犯揍到奄奄一息,却无法落下最后一击。

为什么?

为什么???

是想把一切都恢复原状吗?欺骗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生?做着往常Batman应该做的,假装身旁跟着飞跃的Robin,假装其他义警在不远处打击犯罪,假装一切都没有变过……

漆黑的骑士没有理会脑中细小的声音,转身跳下滴水兽,落入一片黑暗之中。

为什么?

 

战后3年,哥谭的长期罪犯暴动由Batman以一己之力制止,韦恩集团全力支持哥谭的重建。

 

~

 

“——你看到这个的时候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的死讯了——很抱歉决定把你留下,这次战役的代价是巨大的,但不应该把所有人的性命都搭上——你的中毒就像上天的安排一样,你注定不应该死在这里——我们都同意让你一直沉睡,我知道你对此不会高兴的——请求你,请你好好地活下去。别为我们伤心,我们已尽到了责任保护了人民——我们会永远在你身边。”

“No!!!”

Batman从梦中惊醒,那段录音还在脑中一遍又一遍翻滚,永无休止,宛若日复一日的被鹰啄食之痛。

——为什么你没有死呢?

——为什么你没有和大家一起死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别人都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活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抛下我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没有人回答。

空旷的蝙蝠洞里只有电脑工作的嗡嗡声,蝙蝠飞行的簌簌声,和男人难以压抑的呜咽声。

刺耳的警报声提示哥谭又有事件发生,眼神空洞的男人戴上头罩,坐进蝙蝠车里,开始了另一天的工作。

为什么?

 

~~~~~

 

夜晚哥谭码头的角落,一个次元穿越被开启,从洞里走出一伙人。

夜翼搔搔头:“呃,我记得哥谭没有遭受过这么大的破坏。”

蝙蝠侠扫视一周道:“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我们来错了,红罗宾。”

红罗宾检查设备:“有个坏消息,guys。刚才在S星战斗时空穿梭机有些损坏,定位不准确,需要进行修复。”

罗宾不耐烦:“就不能现在动手修好吗?”

红罗宾:“不行,有些精密零件需要更换,得花费一段时间。”

夜翼:“唉,看来我们得和这个世界接触接触了——谁?!”

四人警觉地一起望向一处拐角,暗暗戒备着,在他们不熟悉的世界战斗可对他们大大不利。

半饷,从阴影里无声无息地走出一个漆黑的身影。很熟悉的形象,与蝙蝠侠有所不同的是,来者胸前印有火红的蝙蝠,护目镜折射着红光,不同于蝙蝠侠的黑色的腰带。虽然整体上有一些差异,但很明显能看出这是这个世界的Batman。

让夜翼感到诧异的是,眼前的Batman不像在戒备着敌人,反倒带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悼念之意。夜翼率先举起双手表示善意:“抱歉,我们闯入这个世界实属意外,无意与你为敌,等一修好时空穿梭机我们就离开这个世界。”

Batman的目光在几人间徘徊,没有马上发问,沉默的时间长得令人心生不安。就在蝙蝠侠想要发问时,“跟我来”低沉粗哑的声音响起。

 

Batman把异世界的一行人带回了蝙蝠洞,没有理会身边的叽叽喳喳“这个蝙蝠洞好酷炫啊!赶上科技帝国了!”“唔,看起来比我们世界的科技要发达好多,连蝙蝠车的保养都是机械化的。”径直走到巨大屏幕的蝙蝠电脑前。

“欢迎回来,Batman。”绅士般的英国男声响起“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调出时空穿梭机的位置。”“已经调出。”

Batman指着时空穿梭机道:“你们会需要这个的,其他原材料在仓库。”

“哇塞,这个『你』可真善解人意啊。”夜翼用手肘捅了捅蝙蝠侠调侃道,而蝙蝠侠的眉头紧锁。

正要摘下头罩的Batman身体一僵,看向夜翼的双眼竟有少许悲哀“你在说什么啊,夜翼——”

“『我』是Jason。”

“什么???”

摘下头罩的Batman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黑发青年,憔悴的面容,深深的黑眼圈,如死水般翠绿的双眼倒映着众人惊愕的表情。

“这不可能!”罗宾不敢相信地大喊道“父亲怎么可能让你当蝙蝠侠?!”

青年闻言勾了勾嘴角,毫无笑意的双眼死气沉沉“很简单——”

“你们都死了啊。”

 

~

 

这个消息把异世界来客炸个人仰马翻,Jason版Batman简单交代几句“不要离开庄园,不要动你们不该动的东西,不要多管闲事。”就上楼休息去了,丝毫不在意几人被吓得颤巍巍的心脏。

Batman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众人大眼瞪小眼地定在原地。

“呃,我去修时空穿梭机了。”红罗宾说罢,快步走向蝙蝠洞底层仓库。

“那么,”夜翼搓搓手“来查查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Batman,准确说是这个世界的Jason,胡乱扒掉制服披上一件睡袍就倒入了大床之上。一只黑色的猫咪轻巧地窜进来跳到Jason身边,“你跑哪儿去了?Alfred”Jason抚过猫咪顺滑的皮毛,任由Alfred舔舐着他的手指,“不去看看你的小主人吗?虽说不是一个宇宙的。”Jason茫然地望着天花板的倒影,死去3年的家人出现在眼前,有谁能无动于衷呢?有一瞬间Jason甚至按耐不住想要将那几人永远地留在这里,但夜翼的话给了他当头一棒,自己早已不是当初那个Jason了……

连续几天忙得连轴转的Jason叹了口气,闭上眼努力入睡,打算养足精神再与异世界来客交谈,他能预见这个交谈不会轻松。

 

为什么?

为什么???

从治疗舱醒来的青年困惑、恐慌,一如当年从拉萨路之泉中复活。

他总是与他的家人错开,他们活着,他死了;他们死去,他却活着。

Death took them away from him。

 

Why?

——You know why。你只是不敢承认而已。

……我不知道!

——受伤的你只是个累赘,在战场上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一直都是累赘。

不!我才不是!我也是义警,总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那他们为什么没有叫醒你呢?

………….

——呵,说是为了你好,为了保护哥谭,就把你独自一人留下,留在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这难道不是抛弃吗?

……不一样的,他是爱我的,他把哥谭交给了我。

——哈哈哈,你还想自欺欺人吗?Bruce只是在哄骗你,谁能放心把哥谭交给你啊!你只会杀戮,把哥谭留给你只能换来大屠杀!

不对!不是这样的!Bruce说相信我会做好蝙蝠侠的!

——他只是在操纵你而已!他怕你会像以前一样,杀掉一切罪犯,这不是他想要的蝙蝠侠!

没有!!!

——他只是想确保你会按照他的想法做,他只是想让你成为他那样的蝙蝠侠!他可不需要红头罩一样的疯子来管理哥谭!

不、不是这样的!Bruce不会这么对我的!

——那为什么他仅仅是把你留下来呢?Dick,Tim他们也受过伤啊,为什么Bruce没有把他们留下呢?

…………

——哈哈哈,你还不明白吗?你是弃子啊!!!他明明知道被留下的人会有多么痛苦!但他还是把你留下来了!他永远不会这么对其他罗宾的!

住口!住口!!!不是这样的!Bruce不会的……他怎么会这么对我呢……

——因为你早已死了啊。

…………

——你早已死在那场爆炸里了,Bruce喜爱的罗宾早已被小丑杀死了,回来的只是个满腔怒火的杀手而已!你已经不是那个他们承认的罗宾了!

……那,

——你知道你再也回不去了!无论你曾经多么想努力赶上他们的步伐都是徒劳,你知道你永远也成为不了他们那样的人!

……那为什么

——他们是超级英雄,是世界的守护者,带给人们光明和希望,而你只是一个满手鲜血的罪犯,只会毁灭身边的一切!

……那为什么死的是他们不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Jason猛地惊醒,下意识地咽下冲到嘴边的尖叫,夜夜尖叫的韦恩庄园可不是什么好新闻。

Alfred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只留下一撮黑毛在床上。

又是一天他们不在的日子。

 

~

 

蝙蝠洞里,巨大的蝙蝠电脑幽幽地泛着蓝光,一条条新闻触目惊心。

【第三次世界大战:种族侵略】

【超级英雄纷纷陨落!还有谁能保护地球?】

【正义联盟背水一战!人类最后的希望】

【死伤高达10亿,人类的惨胜】

【战后各国争抢的外星科技一部分不翼而飞】

【幸存超级英雄盘点:哥谭新蝙蝠侠】

【韦恩集团新继承人Peter Wayne:疑似Bruce Wayne私生子】

【韦恩集团新总裁表示全力支持哥谭重建】

【受伤的蝙蝠侠再一次镇压阿卡姆暴乱,疑似具有不死能力】

【哥谭恢复死刑,死囚多为超级罪犯】 

【战后首批死囚行刑曝光,民众表示罪有应得】

一连串繁多报道惊呆了蝙蝠侠等人,显然这个世界的大战给哥谭带来不小的影响,其中就包括对联合外星人背叛人类的超级罪犯处以极刑。蝙蝠侠心情复杂地注视着小丑执行死刑的图片,而罗宾对于韦恩新继承人西装革履的照片瞪圆了眼睛。

然而让他们最惊讶的是战后新Batman虽行事与前任不同,下手更重,但却未曾杀过一人。这让经历过披风争夺战中披上蝙蝠装杀戮的杰森托德感到不可思议。

夜翼摸摸下巴:“唔,我本以为『我们』不在了,这个Jason会肆无忌惮地下手呢。”

蝙蝠侠:“…...不对,we misssomething。”

虽然这个世界科技更发达,但蝙蝠侠对于蝙蝠电脑的了解使得破解过程容易了不少。很快,蝙蝠侠寻找的资料就浮出水面。一段段蝙蝠洞的监控视频记录着,义警们做出决定,青年沉睡,醒来,崩溃的过程。

以及一段遗言。

“Oh,my god……We shouldn’t seeing this 。”

 

泛着蓝色的全息投影,披着蝙蝠衣的Bruce Wayne面露疲惫地注视着前方。

“杰森,你看到这个的时候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的死讯了。我很抱歉决定把你留下,这次战役的代价是巨大的,但不应该把所有人的性命都搭上。在我看来,你的中毒就像是上天的安排一样,你注定不应该死在这里。上天给了你第二次机会让你重返人世,我很抱歉没有好好接纳你,死去的罗宾仍然停留在我的噩梦中……我们都同意让你一直沉睡,我知道你对此不会高兴的,但我在这里请求你,请你好好地活下去。别为我们伤心,我们已尽到了责任保护了人民。你值得一段新生活。无论你是接过蝙蝠披风,还是继续做红头罩,或是用其他手段保护哥谭,我都支持你的决定,我相信你会成为哥谭最需要的那个人。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杰森。我们会永远在你身边。”

此时蝙蝠洞里静得落针可闻。

 

~

 

“Well,看起来你们发现了那个。”

一声惊雷,众人回过神来,只见Jason穿着睡袍大步走了下来。

夜翼偷瞥Jason的表情,却什么也没看出来。

Jason没在意众人尴尬的表情,直接走到蝙蝠战甲处,利索地脱下睡袍准备换上蝙蝠衣。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蝙蝠侠更是伸手紧紧扣住Jason肩膀“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Jason不在意地瞅了瞅自己伤痕遍布的身体“治疗液和外星毒气相遇的化学作用,大大增强了愈合作用,只是会留下疤痕而已。说起来要不是它增强了我的愈合能力,我早就死好几回了。”蝙蝠侠身上的伤痕就已经很多了,而Jason则把‘伤痕累累’这个词提升了一个层次:数不胜数的伤痕遍布全身,割伤、烧伤、烫伤、冻伤、刀伤等等基本你能想到的伤痕都能看到。各种伤痕覆盖了整个身体,除了脸部基本看不到任何没受过伤的地方,由想可知,Jason以一己之力守护战后哥谭3年付出的是怎样的代价。

蝙蝠侠眼里闪过一丝歉意:“Jason,我……”

Jason:“省省吧,蝙蝠侠。这个可轮不到你来道歉。”

面无表情的Jason直直地望过来,蝙蝠侠能感觉到Jason对于他擅自翻看蝙蝠电脑或是替这个世界的Bruce道歉都不以为然。有时伤害造成了,就再也抹不掉痕迹。

Jason突然开口:“你们那发生过灭族之灾吗?”

众人:“!”

“看来也发生了,你们知道吗,我当上Batman后有好几次机会杀掉小丑,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都没有下手。”目光落在Bruce全息投影上,Jason神情柔和,微微陷入回忆中。“虽然我一直不肯承认,但『你们』确实是我永远的家人。我们关心彼此,我们保护彼此。而小丑正会利用这点来折磨我们。他不会停止直到有人杀了他。而我,为了不再经历一次灭族之灾,曾经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掉小丑。”

侧头瞥见众人的表情,Jason摇了摇头“不过现在无所谓了。『你们』都死了。”

——我爱的人都死了,我已经没有能让小丑折磨的地方了。

听懂这句潜台词的众人觉得心头被刺了一刀。以他们的阅历,很明显能看出面前青年的内心被打碎好几次,却以一股顽强的意志把自己拼凑了起来,继续守护着哥谭。一瞬间连罗宾都不得不敬佩这个彻底成长起来的Jason Todd,想来就是自己也做不到更好了吧。

Jason不急不忙地换上蝙蝠衣,密密麻麻的伤痕被黑色的凯拉夫包裹,胸前鲜红的蝙蝠羽翼配上映着红光的护目镜,一个和往日熟知的蝙蝠侠不尽相同的形象出现在眼前,又和蝙蝠侠如此相似。

他们眼中都满含伤痛,和对哥谭的责任。

结束装备的Batman在踏入蝙蝠战机前回头:“你们要一起来吗?6点将会执行稻草人的死刑。”

众人互相望了望,不确定是刚才听到稻草人的死刑,还是Jason竟然邀请他们前去观看。

“超级罪犯的死刑可不太平,上一次还有帮派来劫狱呢。再说了,你们能多看看也好。”Batman看着异世界的义警们,意有所指地说道。

最后蝙蝠侠和夜翼决定前往,留下专心修复时空穿梭机的红罗宾和一个气鼓鼓的罗宾。蝙蝠战机带着三人很快到达监狱屋顶,隐形的战机在空中待命。Batman三人藏身于隐蔽的地方,透过玻璃能看到精神崩溃的稻草人被绑到注射床上,哆哆嗦嗦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蝙蝠侠看着这个作恶多端,被人恐惧的超级罪犯咽下最后一口气,观看的人群脸上扭曲的快意,拍照的记者更是拍个不停,心中翻滚的情感让他微微侧脸,似乎想给昔日的对手最后一点尊严。然而侧过头的蝙蝠侠却突然一愣,尽管头罩隐藏了Batman大部分表情,但他还是注意到了Batman盯着注射器的目光。

蝙蝠侠浑身发冷,他知道那种目光代表什么,他不止在一个自杀者身上看到过。

那是对死亡的渴望。

 

~

 

稻草人的死刑很顺利地结束了。Batman在巡视了一圈哥谭后就回到了大宅,上午有一个重建筹募会,需要Peter Wayne总裁的出席。匆匆忙忙换下蝙蝠衣,闪身进了厨房,飞快做了烤土司配煎蛋火腿,一看就手法娴熟。Jason满意地点了点头,一转身看到扒在厨房门口的夜翼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的早餐。他大大地翻了个白眼,转身又多做了四份早餐,才招呼着某个欢天喜地的大蓝鸟进来端早餐。

Jason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掉早餐钻入早已在大宅门口等待的豪华轿车,夜翼一边吃着早餐望着窗外绝尘而去的黑点,一边感叹着没有阿福·无所不能·管家大人即使是韦恩集团的老板也避免不了忙得团团转的悲催样。早餐的香味像一条馋虫,勾引着蝙蝠崽出现在餐桌旁。

红罗宾:“不得不说,这里的Jason做饭也很好吃。”

夜翼笑眯眯:“恩恩~小翅膀这点最可爱了~~”

睡眼朦胧的罗宾翻了一个白眼,吃东西的速度却依然不减。

夜翼:“厨房里还有煮好的咖啡,提米——啊,这里这里~布鲁斯,有Jason做的早餐……….发生了什么事?”

摘下头罩的布鲁斯满脸怒气地出现在三人眼前,连着享用早餐的罗宾们也跟着紧张起来。

布鲁斯:“跟我来,有东西你们需要看看。”低沉的嗓音隐隐地带有一丝颤抖。

布鲁斯领着三人左拐右拐,最终在一间极为隐蔽的房间前停下,破解电子锁打开了门。

夜翼:“呃….我就不问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搜索了整个蝙蝠洞。”

大门开启,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半敞开的巨大棺材,内里金属光滑无痕,分不清具体材质。一个不知道用途的装置的排出口正对着棺材,似乎想要将什么东西倾倒下来。

布鲁斯指了指装置连接的装有大量白色粉末的容器:“这大概有7公斤的碱。”

红罗宾立马倒吸一口凉气:“这个装置有加热功能,它不到5分钟就能把这些碱加热到150度。”

夜翼和罗宾的脸色瞬间变了,只有想要溶解尸体才需要7公斤加热到150度的碱。

夜翼有些犹豫地问道:“……你们认为Jason想要销毁一具尸体吗?”

罗宾皱眉:“不,不对,如果只是销毁尸体的话,就不需要准备棺材了。”尸体都要销毁了,哪里还用的着棺材。

布鲁斯抚摸着做工精良的银色棺材,脑海中浮现出Batman那坚韧的面容,和他飞翔在哥谭上空的身影……以及那望着注射器的锐利的眼神,每个下定决心的人都会有的眼神。

“他想……Jason想,死后销毁自己的尸体。”

“What?!!!!”

夜翼简直要蹦脚跳起来:“他怎么会想这么做!谁还会去挖他的尸体吗………呃”

想到了什么的夜翼瞬间像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神情痛苦地挤出一句话:“……Jason想要确保他不会再一次复活。”

布鲁斯没有去在意另两个罗宾惊讶的表情,他只是伸手一次又一次抚摸着棺材的边沿。Jason,那个经历过巨大创伤却依然尽心尽责的Batman,那个曾经有过一个大家庭却被战争夺走的孤独的孩子,那个被Bruce死前坦诚的遗言所束缚在哥谭却早已疲惫不堪的义警。他被战争和死亡撕裂了内心,却又为了Bruce,为了哥谭,背负了过多的责任。虽然自愈力让他活着,但内里是一片死寂,如同行尸走肉。而哥谭执行的死刑大运动也使得到处作乱的超级罪犯越来越少,Batman的用处也随之减小,用不了多久哥谭就会把死刑的目标钉在Batman身上,而减少活动的Batman迟有一天会消声灭迹。

布鲁斯知道他不会作为韦恩总裁活跃在哥谭,底层出身Jason从小时候就鄙视着道貌岸然的上流社会,想当初布鲁斯如果不是作为蝙蝠侠收养他,想必Jason更不容易接受养优处尊的韦恩集团大老板。死亡对他来说是期盼已久的休息,布鲁斯能想象到Jason将会怎么欣慰地接受自己的死亡,穿上最后一套西装,稳稳当当地躺进棺材中,为自己注射一记致命药剂,启动装置,平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加热的碱倾倒下来,曾经存在于世的最后一点痕迹也将消融殆尽。

他的孩子,他平行世界的孩子,就将这么死去。

布鲁斯握紧双拳,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他想大叫着摇晃着Jason,摇晃他直到他把这个想法丢到云霄之外;他想狠狠地给这个世界的Bruce一拳,厉声责问他知不知道自己的遗言会对Jason造成什么影响;他更想揍自己一顿,为他的孩子曾经遭受的和有可能遭受的。

然而直到他们离开,他什么也没有做。他什么也做不了。

 

~

 

在红罗宾修好时空穿梭机后,蝙蝠侠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就进入了倒计时。

Jason:“终于修好了么?看样子你们要走了。”

身穿制服的四人站在Jason眼前,一如他们来到这里的样子。Jason其实很感激这次相见,能再一次看见死去的人,再一次听见他们的声音,看见他们出现在大宅的身影,就像战争不曾发生,时光不曾流逝,每一秒每一分钟都是恩赐。以后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吧,Jason想着,考虑到Batman的“退休”时间。

蝙蝠侠沉默地站了半天,如一座完美的石像。不同寻常的安静让Jason狐疑地瞥了他好几眼。

夜翼有些不安地揉了揉后颈:“那么,看来我们得说再见了……Mmmm,你打算一直做Batman守护哥谭吗,Jason?我是说,不考虑多找几个帮手吗?毕竟一个人太辛苦了。”

Jason闻言笑了笑:“这就不用了,前几年我一个人不是也挺过来了嘛。做我们这一行的大多都没有个好结局,还是不要把更多普通人牵扯进来了。何况现在哥谭的政策你们也看到了,我想过不了多久,Batman就要退休了。”

红罗宾接道:“那你退休之后打算做什么?继续做韦恩总裁吗?”

Jason撇撇嘴:“哈,我可不想整天坐在办公室对着成堆的文件,会被无聊逼疯的。Mmmm,哥谭欠我一个度假,我决定来个带薪休假。”

夜翼双眼放光就差手舞足蹈了:“度假好啊!小翅膀你早该去度假了!——咳咳,我是说,你想好去哪度假了么?拉斯维加斯?斯里兰卡?”夜翼一脸殷切地望着Jason,就连蝙蝠侠也略带紧张地等待着回答。

“……我想去航海,就我一个人,驾船横跨大西洋。我想去锡耶纳田园广场,感受着赛马在身边咆哮而过。我想去佛罗伦萨大教堂,仰望穹顶上的壁画。我想去威尼斯,乘坐一条贡多拉驶过叹息桥。”Jason渐渐陷入沉思“我想亲手触摸金字塔的墙壁,我想置身于普罗旺斯的田野间,轻嗅薰衣草的花香,我想去科罗拉多大峡谷,我想乘船游祖歌莎朗浮冰湖,俯身倾听冰块融裂的声音,我想伸手感受尼亚加拉瀑布飞溅的浪花,我想看着成群的火烈鸟在纳库鲁湖上飞翔,我想赤脚走过菲佛海滩,感受着细沙滑过脚面。”Jason看了看惊呆的众人,宽容地笑了笑,没有说出含在嘴边的话。

More importantly , I want to gohome。

实际上,那是我唯一想要做的。

Jason知道自己从未好转,心理创伤、夜夜不间断的噩梦和Batman这份工作带来的巨大压力让他身心俱惫。如果不是哥谭风气的好转和犯罪率的下降,Jason真担心自己会成为史上第一个疯掉的Batman。Jason略低头,眼中闪过一丝阴郁。Bruce说得对,哥谭可经不起一个发疯的Batman折腾,那简直是灾难。

蝙蝠侠没有错过那丝阴郁。他握紧拳,像是终于鼓足勇气般开口:“如果你厌倦了义警的生活,可以来我们世界。”说罢,瞥了眼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补充道“我们可以用的着一个帮手。”

Jason过了几分钟才找回自己的声音:“……wo,我真没想到你能说出这样的话。呃,好吧,thank you for asking me that。但是,呃,你知道我不能答应,布鲁斯。那不是我的世界,我不属于那边。更何况,我不能这么对『我』,那太残酷了。”伸手阻止了想开口的蝙蝠侠,Jason苦笑“你们是他的家人,如果我过去他会气疯的,相信我,那时候一切才真的不可挽回。你们还有机会去做他的家人。这就够了。”

蝙蝠侠望着Jason平静的双眼,知道任何话都不会改变他的决心。一阵无力感袭上心头,同时浓浓的骄傲感又令布鲁斯感到无比自豪。这是他的孩子啊!他一直都知道Jason会成为那个被世界所需要的人,他们如此相似,他们都背负着伤痛,却又以伤痛为动力前行。然而,成长需要代价,前行需要鲜血。他更希望Jason能不用付出这样的代价而成长……

打开时空穿梭机,一个稳定的泛着银光的大门出现。蝙蝠侠最后望了眼Jason,转身跨入大门,三个罗宾连忙跟上。“再见啦~小翅膀~~很高兴认识你噢!”夜翼露出灿烂的笑容用力挥舞着右手。“再见,感谢你的早餐。”红罗宾点头示意。“哼,姑且承认你是Batman了。”罗宾不自然地撇过头,以掩饰微红的耳朵。

Batman静静地看着平行世界的来客消失在银光,鲜活的身影仿佛还映在视野中。异界来客,出人意料的礼物,转瞬即逝的时光,就像一场稀少而珍贵的美梦。

But a dream, the dream is always time to wake up

 

~

 

后续

回到自己世界的蝙蝠侠一行人意外地在蝙蝠洞里看到了站在阿尔弗雷德身边的红头罩,而众人之间沉默诡异的气氛显然捅破了杰森的坏脾气。

“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是自愿的!”被叫来调查一行人失踪而一晚上没休息的杰森·现怒点极低·托德,一脸不爽地瞪着众人“哼,反正现在人找回来了,我也该走了。”说着一身疲惫的杰森抄起头罩,大步想掠过众人,没想到被打头的布鲁斯一把攥住了胳膊。

布鲁斯望着面前表情鲜活眼神倔强的杰森,脑中一片空白,回过神时自己已经紧紧地把杰森搂在怀里。杰森好似吓傻了一样僵硬得像块石头,而布鲁斯毫不介意地搂紧青年,把脸埋入青年的颈肩间,怀里的身体温暖而生机勃勃,带有硝烟和起司汉堡的味道,无比真实。

这时杰森才反应过来,涨红了脸死命地在布鲁斯怀里挣扎,声音飘高了八度“我操操操!布鲁斯你发什么疯!?快TM放开我啊————”

在一片幸灾乐祸的笑声中,杰森还是听清了耳旁低沉而满足的声音“Never.”


end

 
   
评论(27)
热度(114)
桶中心,大爱Jason Todd,偏好Brujay
Tony中心,偏爱盾铁,接受盾铁互攻